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历史沿革

正本清源 为什么说西安交大二附院是百年传承

作者:刘铨 买秋霞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我们在编纂院志的过程中,接触和查阅了许多西安交大医学早期的档案和文献资料,同时也翻阅了一些对西北联大起因和发展的研究文章和参考资料西安交大二附院。2014年10月我们在各大媒体发布纪念西安交大二附院院庆的文章中,以“百年传承中国首家国立医院,烽火涅槃奠基西北现代医学”为标题,提出了对交大二附院传承的一些新的提法。很感谢许多读者的关注和兴趣,有的读者也提出了为什么你们医院说是建院七十七年,而传承却说是百年?确定建院时间和论其传承本来就可以两说,这要看特定的历史条件及确定纪念日的意义综合考虑。医学院和附属医院是医学教育中骨肉相连的紧密关系,我们从六个方面立论,正本清源,一并细解西安交大医学部及附属医院的发展脉络。

一、 从源头廓清发展传承关系

众所周知,成立于1912年国立北京医科专门学校是中国第一个由国家教育部创办的从事现代高等西医教育的医学院校,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合合分分和校名更迭,上世纪20至30年代时已发展为国内外著名的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其附属医院原名附属诊察所,是1914年创立的中国首家国立大学附属医院,曾是北京与协和并立的著名医院。1937年抗战爆发后,奉教育部命令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内迁西安,先后更名为西安临时大学医学院、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国立西北医学院、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西北医学院、西安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和医学中心等,其附属医院也随之更名。1956年附属医院部分随校部搬迁南郊,命名第一附属医院,留在西五路原址的部分更名第二附属医院。其发展轨迹一脉相承,十分清晰。

二、 奉部令内迁且始终未与其他单位混编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面对日本侵略军摧毁破坏平津地区教育机构的战争行为和实施灭亡中华文化的战略意图,国民政府也把保护抢救中国教育机构和文化精英放到国家战略层面进行布局。1937年8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布《设立临时大学计划纲要草案》,其中规定:“一、政府为使抗战中战区内优良师资不致无处效力,各校师生不致失学,并为非常时期训练各种专门人才以应国家需要起见,特选定适当地点筹设临时大学若干所。二、此项临时大学暂先设置一所至三所:临时大学第一区设在长沙,临时大学第二区设在西安,临时大学第三区地址在选择中。三、各区临时大学之筹备,由政府组织筹备委员会办理之。……。”

1937年9月10日,教育部发布16696号令,其中规定:“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和中央研究院的师资设备为基干,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以北平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和北平研究院为基干,成立西安临时大学”。10月11日,教育部长王世杰在第17728号训令《西安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组织规程》中规定筹备委员会主席由教育部长兼任,委员由教育部聘任徐诵明(北平大学校长)、李蒸(北平师范大学校长)、李书田(北洋工学院院长)及教育部和陕西地方政府相关人员8人组成。9月13日,各委员即陆续到达西安开始筹备。10月18日,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正式成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改名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医学院,仍由吴祥凤担任院长。1939年4月,教育部根据行政院第350次会议通过的《平津沪地区专科以上学校整理方案》,令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改名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国立长沙临时大学改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筹备委员会改组为校务委员会,商决校务,徐诵明、李蒸、李书田及教育部胡庶华为西安临大常务委员。1939年8月,教育部决定改西北联大为国立西北大学,同时将国立西北联大医学院独立设置,改称为国立西北医学院。

当时,在国民政府国家层面的保存中国教育文化资源战略决策下,平津沪及沿海受到日军侵略的地区,有一百多所大中学校、数十万师生奉令躲避战火内迁办学,最著名的莫过于西南联大和西北联大,再则是重庆的内迁大学聚集区,蔚为世界教育史上之空前绝后大观。

由此观之,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和附属医院的内迁,以及之后的名称改变完全是国民政府决策并由教育部执行的国家行为,承继关系十分明确,而且在之后西北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在发展过程始终未与其他医学院校改组或混编,脉正源清。

三、 迁西安后教育部经费仍按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名下拨付和使用

为筹办西安长沙两所临时大学,中英庚款委员会应教育部之请,决定拨款50万元为开办费。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曾向教育部报告想用此款在西安杜陵或汉城遗址建大学校舍,后因战火逼近未果。1938年3月西安临时大学再迁汉中,教育部决定将西安临时大学更名国立西北联合大学,简称西北联大。经费自1938年1月起由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各原校院经费各支四成为国立西北联大经费。当年5月18日,西北联大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议称:(医学院)附属诊所开办费及附设练习生训练班,准自去年(1937)十一月起按照附属医院经常费项下应领数额拨给,其九、十两月应领未用之款,俟本校本年度决算有余额款时,即尽先拨付。该决议说明当时对战乱中草创的医学院附属诊所仍按北平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对待,时间从内迁之始的九月份起算。而据北京大学医学部校史记载中同时也可看到,教育部在1937年9月后,即停止了对滞留北平的学校经费的拨付。由此我们认为,当时政府方面是对奉令内迁的学校视为正宗,对拒不内迁的国立部分学校不予承认,并断其经费。事实上抗战胜利后,政府接管北京各学校时,对当时滞留北平,后在日本军队统治下的学校一律先不予承认,教师一律解聘,日籍教师一律遣送,学生经参加两年的补习班后始发毕业证,如由北平大学医学院滞留部分和被解散的协和所组成的伪国立北京大学医学院在接收后被编为北平临时大学补习班第六分班,进行训导,1946年7月,北平临时大学补习班第六分班连同附属医院并入从西南联大复校后的北京大学,成为北京大学医学院。

四、 内迁后的西北医学院始终没有放弃对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传承的身份认同

1942年12月23日,国立西北医学院回函(发文第475号)致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为该处编撰《中华年志China Annual》一书提供的医学院概史中称:“本院创于民国元年,地址设于北平之后孙公园,名曰国立北平医学专门学校,民国十一年奉令改为大学,名曰国立北京医科大学校,民国十五年复更名为京师大学医科,民国十七年,奉令改为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北平沦陷,本院奉令撤退迁至陕西之西安,奉部令合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三校院,组成西安临时大学。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奉令迁移南郑,更名为西北联合大学,文、理、法、商、教育等院分设于城固,本院设于南郑城,旋复移至郊外之马家坝,距城约十余华里,附属医院则设于黄家坡之文家庙,距本院约三里许,去城可八里。至民国二十八年八月,奉令改组,本院改为独立学院,始称今名——国立西北医学院。”

据寄居台湾的西北医学院校友谭元珠在五十年代初所撰《医学院简史》称:“本校医学院之诞生,实为我国国立医学校之最早者,远自民国之前,既已成立,初时似称之“京师医学校”,或为汤尔和所创办,后又称之为“京师医科”,而至于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最后复归之国立西北大学,而为今日之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在叙述变迁过程中,又称:“原属联合大学医学院之前身,实际是由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一个学院组成者,并无其他医学院校混合组成,因此所谓国立西北医学院者,实际就是北平大学医学院。当时所有教职员及学生,亦皆由北平撤出之原有人员。自改为独立学院起,将在校之五年级称为第一班,自第六班起,才实际招收新生。”目前我们所看到其他校友所撰写回忆中都持此看法。

五、 与现在有百年传承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同宗同源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内绝大部分内迁院校纷纷复校原址,包括组成同为西北联大的北平师范大学和北洋工学院的一部分也回到平津复校。但国立北平大学却因教育部有关考量及各院系被分散融合到西北大学等院校等原因未能复校北平,而一直独立设置的医学院要求复校北平的呼声,被教育部以在西北设置一久永完备的医科大学所反对,并在1946年被合并于国立西北大学,改称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由汉中迁移于西安皇城北门外崇礼路(今西五路),以西北制药厂为校址,在其旁建附属医院。北平大学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最终落根西北。

而北京大学医学部在其历史沿革中称:“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前身是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创建于1912年10月26日,是中国政府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办的第一所专门传授西方医学的国立医学校。 1915年2月,学校诊察所正式开业。1923年9月,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奉命改建为国立北京医科大学校,并首次将医学生学制设为六年制。1927年北京医科大学校与北京所有国立高等学校被改组,合并成立国立京师大学校,更名为国立京师大学校医科。同年,学校附设诊察所扩充为学校附属医院。1928年11月,京师大学校改组为国立北平大学,医科改为医学院,成为北平大学医学院。”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立北平大学西迁,部分医学院师生一同西迁。留在北京的医学院院务完全停顿,1938年1月,当时的教育部将原北京大学和北平大学合并办起‘国立北京大学’,医学院为下设的六个学院之一。5月复课,并接收燕京大学和协和医学院师生继续学院的教学。 1945年12月北京各公立大学被统一编为‘北平临时大学补习班’,北平大学医学院被编为“临时大学补习班第六分班”。1946年7月,北京大学在北平复校。北平临时大学补习班第六分班连同附属医院一同并入北京大学,成为北京大学医学院。”

“1952年,北京大学医学院脱离北京大学,独立建院并更名为北京医学院。1985年更名为北京医科大学。2000年4月3日,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正式合并,组建新的北京大学。2000年5月4日,北京医科大学正式更名为北京大学医学部。”

由此看来,西安交大医学部与北京大学医学部确属同宗同源,北医同仁也并不讳言,北医既然百年传承为北京医科专门学校,奉令内迁的西北医学院即今日交大医学部及附属医院亦是。

六、 更重要的是权威专家的权威定位

中国现代方志学创始人、著名语言学家黎锦熙先生1944年5月在西北大学任教时所撰《国立西北大学校史》中,有关国立北平大学的医学院部分写到:“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京师大学堂设“医学实业馆”,次年改为医学馆。民国元年(1912)改创北京医科专门学校,简称医专。十三年(1924)改为国立北京医科大学,简称医大。十七年(1928)并为国立北平大学之医学院。…….。民国二十六年(1937)七月七日卢沟桥变起,二十八日平津皆陷于敌,国立各院校悉南迁。九月,教育部令平大(北平大学)、师大(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三院校合组为临时大学迁西安。……。临大(西安临时大学)联大(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皆承平大之旧,不分系,六年毕业。二十七年(1938),部令设医科研究所。二十八年(1939)七月,联大改西大,部令独立设置,改称国立西北医学院,聘联大常委徐诵明为院长(未就职)。”

2012年西北大学校长、历史学博士生导师方光华教授在《为什么要纪念西北联大》一文中,在论述西北联大对西北高等教育生长发展产生的重要推动力量时提出“西北医学院汇入陕甘医学教育,奠定了西北医学教育和西北医学科学的基础”论点。同年,西北大学西北联大研究所所长姚远教授在《国立西北联合大学的分合及其历史意义》一文中,则明确提出:“西北医学院前身由京师大学堂医学实业馆、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北京医科大学、北平大学医学院发展而来,是我国最早培养高级医学人才的学校。”“西北医学院保存我国最早的医学高等教育火种,奠定了西北医学教育和西北医学科学的基础。”

根据以上历史档案文献资料及权威专家论述,即使暂不溯源到1903年创立的京师大学堂医学实业馆,西安交大医学部及第二附属医院的源头至少应该是1912年教育部所创立的北京医学专门学校,传承源头是确定的。确定1937年为建院时间是有传承为民族大义自强不息的抗战精神等方面的考虑因素。所谓“百年传承中国首家国立医院”并不虚妄。而“烽火涅槃奠基西北现代医学”更是有史可证。当然提出如此评介不是为了沾沾自喜,固步自封。更重要的是我们应环顾左右,放眼未来,深入思考,应该如何传承先贤开创的大义大医精神,如何再创西北医学教育和西北医学科学明日的辉煌;如何使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高踞现代医学前沿而厉兵秣马,再接再厉。


作者:刘铨 买秋霞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