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正文
综合新闻

【陕西援武汉医疗队员疫区日记】不合时宜的春雪

发布时间:2020-02-16 12:24:55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驰援武汉以来,不时关注天气预报,昨天省队也有通知,预告寒潮即将来袭,但当它真正上线的时候,我们还是有点儿猝不及防。

习惯接夜班前小睡,昨晚闹钟还未响,就被窗外边呼啸的风声和玻璃上噼啪的雨声吵醒。群里田长印老师和王红梅老师永远是我们贴心的家长,及时叮嘱大家添衣保暖、带好雨具。

肆虐的病毒都未能阻挡我们逆行的脚步,上班途中的风雨和寒流又有何惧?我们轮班的小组再次按时集齐,一路唱着国歌出发了。风大雨急,不少队友的鞋子进了水,顾不上擦干,就着湿袜子穿戴好三级防护,又一个无眠无休的夜班就此开始了。

外面的普通病房已有几个患者出院了,巡房的时候发现在住的患者也基本休息了。前几次夜班状况频出,以至于病房像独立的战场与世隔绝,只顾来回穿梭,从来听不见外面的声响,而今夜却是如此安静,静得只剩我们的脚步声和窗外的风雨交加声。

合并肾移植术、肾功衰竭的老先生CRRT刚下机,多余的水分和大量的毒性物质被清除后,他即刻就轻松地睡着了。一向失眠的37岁男患竟然也熟睡了,回想他氧饱只有60%左右的场景,他整日整夜坐卧不安、大口喘息的样子,他佩戴呼吸机的烦躁与挣扎,都历历在目。他跟我讲他对疾病的恐惧和对家人的担心,他急促的呼吸、断续的声音和忧虑的语气也回响耳畔。连日的治疗护理和多次的安慰鼓励终于凑效,这两天俯卧位通气的尝试又让他的气短进一步缓解。真不敢相信,更是何等的欣慰,他也转危为安了。

690189738_副本.jpg

进到里面的监护室,又是另外的情形。我清楚地记得初来乍到的第一个班,面对生命的消逝,我忍住了饥渴和疲惫,却未忍住汗水和眼泪。那种沮丧的无助感,让我一度怀疑我们存在的价值和驰援的意义。

3周一晃而过,被8小时1班的轮值完全扰乱的作息,我们基本适应了。我们时而从早到晚、马不停蹄,时而午后出发、三更返回,时而昼伏夜出、通宵达旦。我们习惯了饥饱无定的饮食和零散破碎的睡眠,习惯了防护服的不便和护目镜的起雾,习惯了面部的压痛和口罩的憋闷,也训练出了强大的膀胱和体能,更成就了坚定的内心和勇气。
如今的监护室,虽然仍是嘀嘀不停,却也传来了好消息。上个班还在重症监护的两位老先生已经脱离呼吸机,转到普通病房了。严重呼衰并有肝功损害的老太太也顺利脱机,肝功也在逐步好转。合并脑梗、昏迷多日的阿姨,现在一唤即醒,还可以准确地做出各种指令性动作。

当然也有极其危重的患者,他们永远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也是我们忙碌的根本原因。不管怎样,我们始终会尽到最大的努力。在这样一个医疗设备有限的二甲医院,经过我们陕西省队和武汉九院的多次沟通、多次协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床旁检查和诊治措施顺利地开展起来了。相信有陕西省队专家组的悉心指导、重症和呼吸骨干的认真监管,有护理兄弟姐妹的精细看护和全体队友的通力合作,攻坚克难不在话下! 

每次值班结束的头等大事依然是雷打不动的个人洗消,然后是适量的饮食。感谢青山区委、武汉民众和省队后勤的热心照顾,生活上真是无微不至———楼下有专门为晚归的队友准备的热牛奶和粥汤点心,房间里也有各种储备充足的水果干粮。平常普通的面包此刻尤为香甜,寡淡的白开也十分甘津,而能够摘下口罩,舒畅地呼吸,随意地吃喝(不用顾虑排泄问题),竟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几个小时的补觉之后,再次满血复活,窗外阵阵寒意袭来,拉开窗帘看到午后的武汉已是雨雪纷飞。“江南江北雪漫漫,遥知易水寒。”这一场不合时节的春雪也许给病毒带来了苟延残喘的机会,对疫情的防控雪上加霜,但是无情的病毒啊,你此刻占尽天时助长你的虐气,我们却有众志成城的人和不可磨灭!相信过不了多久,天时也终将识得正义,连同我们的人和将你一网打尽!

明宗娟   
2020年2月15日晚

文:明宗娟 图:明宗娟供图 责编:杜维